津岛修治

写东西的

三分球

文/讲诚信

  女孩坐在双杠上,双脚晃来晃去,透过她宽大的裤脚可以看到莹白的小腿,这让男孩羞红了脸不敢抬眼,垂着脑袋一心一意运着手中的球,篮球撞击地面,发出低沉单调的声响。

  “比赛是下午什么时候?”女孩问。

  “七点。”

  女孩轻轻的点头,“你也要加油啊。”

  男孩停下球,抹了一把额头沁出的汗,然后腼腆的笑了。

  “能不能上场还是一码事儿呢。”男孩说,“我是替补嘛。”

  女孩居高临下的瞥了一眼男孩,然后一口咬碎嘴里的棒棒糖,“相信自己,尽力而为。”她说。

  男孩被这突如其来的鼓励搞得不知所措,他愣了几秒,然后才仓皇的点头,甚至连应都没应一声,又低下头运球了。他运球很不稳,左右手倒几下球就会飞出去,然后他就会跑去把球捡回来,继续在原地一下一下的运。女孩也就这么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她吃完了一颗棒棒糖,两颗棒棒糖,好像她的口袋里的棒棒糖永远也吃不完。今天的天气很好,天空悠远而通透,和所有少年少女们的眼睛一样单纯澄澈,阳光投在操场上,就连人工造的草坪也显出勃勃的生气来。

  篮球场离双杠不远,篮下聚着一群男生。他们穿着和男孩一样的黑白球服,正分成两组对抗。他们满身是汗,动作灵活而有力,篮球在他们的手上仿佛成为了臂膀的延伸,黏着在高中生刚刚长开的手掌上做出各种各样潇洒的动作,和在一旁默默运球的男孩相比,他们简直耀眼的如同太阳。

  “喂。”女孩冲着男孩说。

  男孩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女孩在跟自己说话,他扬起脸,“怎么了?”

  “你为什么不去和他们一起打啊。”

  男孩不好意思的笑了,他挠了挠头,“就,因为我是替补嘛。”

  “练习的话,应该没什么关系吧,而且在场上的人也有替补啊。”

  “他们五对五,人已经够了,就……”

  男孩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已经到了只有自己能够听清的地步。只是女孩也没有追问下去。她依旧坐在双杠上,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她的眼睛微微眯起,看向不远处的球场,谁也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喂,你!”突然一个高个子的男生冲着这边大声叫道,“去,买几瓶水来。”

  男孩几乎是立刻就放下了手里的球,“知道了。”他说,然后就扭头向小卖部跑去。

  女孩看着男孩远去的身影,不为人知的叹口气,然后她跳下双杠朝球场走去。

  高个子男生看到女孩走过来,于是他有意把动作做的更加优美和流畅。他确实有这个实力,他的身体壮硕,肌肉紧致,只是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尊铁塔,完全没有高中生的感觉,没有人敢于正面阻挡他的冲锋,何况他们也不会阻挡高个子男生,所有的防守队员都似乎在一瞬间被抽空了体力,防线再也经不起任何的冲击,再微小的压力也会让他们溃散。

  高个子男生像是撕碎一张纸一样轻而易举的撕开对手的防御,当他到了篮下的时候,已经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他,他腿部发力,高高跃起,整个人像是一张拉满的弓。

  “好球!”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叫出声来。

  高个子男生双手抓着篮筐,似乎有意让人看清楚似的停留了几秒,然后才松手落下。他面有得色,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能够扣篮的高中生寥寥无几,而他就是其中一个。

  “诶,阿水,”男生一副刚刚看到女孩的模样,“你怎么来了。”

  阿水眉头微微一扬,“我早就来了。”

  男生被阿水一句话呛得说不出话来,他干咳了几声,然后尴尬的笑,“啊,可能是我光顾着打球了。”

  阿水撇了撇嘴,“大概吧——下午的比赛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男生的脸上立马显出得意的神色,“你放心吧,十拿九稳。”

  女孩面无表情的点头,“马辉,大家可是都很相信你,你可别让班里同学失望了。”

  马辉笑了,露出一口白的耀眼的牙齿。“班长大人你就放心吧,”他说,“到时候我们会守着手不把对面打的叫妈妈的。”

  众球员听到马辉这话都哄笑起来,阿水一个个看过去,这些男生汗津津的脸上似乎根本没有失败的颜色。

  于是她点头,“但愿如此。”

  然后她就转身离开了。回教学楼的路上她撞见了买水回来的男孩,他抱着十瓶水,样子似乎有点勉强。男孩看到阿水离开似乎有点惊讶,“你不看马辉他们打球了吗?”

  阿水摇头,“没什么意思,就是他的个人秀。”

  男孩闻言笑了,“因为他强啊,这是好事。”

  阿水没有答话,她盯着眼前的男孩看,直到看到了他笑容下埋藏的落寞。男孩被阿水盯得浑身发毛,他不敢看阿水的眼睛。

“马辉他们还等我呢,我先走了。”

  男孩扔下这句话就想逃开,可是却被阿水叫住了。

  “朱宸敏。”

  “嗯?”男孩回头。

  “要加油啊。”

             

  马辉用了一个下午来制定战术,所有人都没有心思听课,嘴里议论的,脑子里想的,都是放学后班赛的事情,为此甚至把生物老师气的摔门离开,惊动了班主任才把这事儿压了下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班主任并没有因此生气,他对自己学生的状态表示理解,并且无奈的表示接下来到放学的时间都改为自习。

  “反正你们也没心思听课,那些想练球的就去操场练吧。”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满面无奈,“都机灵点,别被校领导抓到了啊。”

  然后七点就这么到了。

  篮球场边上围满了人,两个班的人自然是在的,看热闹的也不在少数,这一来二去把球场围了个水泄不通,朱宸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他觉得自己的肌肉都开始僵硬了。

  他在心里暗暗骂自己没用,他深深的呼气,然后吐出,想要藉此来缓解紧张,但是没有用,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小腿硬的像是石块。这时候他感到有人碰了碰自己的胳膊,是阿水。

  阿水像是往常一样含着棒棒糖,她盯着朱宸敏看,然后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至于吗,这么紧张。“

  “我没有紧张。”

  “还说没有,你看你嘴唇都白了。“

  阿水说着递过一瓶水,朱宸敏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

  “谢谢。“

  “小事。“

  然后尖锐的哨声划破天空,篮球被高高的抛起,紧接着朱宸敏就看到马辉高出对手一截的手掌——

  马辉的队友拿住球,不假思索的把球回传给马辉。

  “人盯人!”邻班的队长大声叫道。

  场上所有人都跑动起来,黑白的球服和红色的球服交叉穿梭,像是一桶炫目的染料。邻班的队长亲自盯防马辉,他和马辉一样人高马大,但是篮球终究不是一个只靠身体的运动。

  马辉控着球,像是散步一样一点点前压,他每进一步邻班的队长就后退一步,距离太近会被一步过掉,这是根本不用想的事情。

  可是没有用,球场上的马辉就是尖刀,就是利剑,所有的防御在他的面前都形同虚设,因为他能够撕开一切阻挡他的甲胄。他一个假动作轻而易举晃过了邻班队长,然后在他面前的就已经是队友为他拉开的一篇坦途。

  八班一边爆发出欢呼,二比零。

  朱宸敏不无羡慕的看着球场上的马辉。他也想变成那样,是啊,谁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呢?强大,自信,像是太阳一样耀眼。

  但是就像是太阳只有一个一样,马辉一样的人也只能有一个,只要他存在在球场上,其他所有的球员都是他的影子,无论是队友还是对手,无一例外。

  朱宸敏看了一眼身边的阿水,她的眼睛闪闪发光,甚至脸颊也因为兴奋而潮红,她和周围所有的人一样呐喊和欢呼,尽管她的口中从来不曾出现马辉的名字,但是朱宸敏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到失落。

  失落什么呢?大概是因为自己不在场上吧。

  可是朱宸敏又有什么办法呢?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是初中生都明白的道理,自己都已经快要成年,不应该再为这种事情想不开。

  不过说到底,朱宸敏还是不甘心——想到这里他自己都嫌恶的笑出声来,也许自己也只有在矫情做作这方面富有天赋。

  比赛还在进行。作为对手的五班其实并不弱,和八班以马辉为核心的打法不同,他们不断的传球,不断的寻找机会,五个人像是一台制作精良的机器,只要每一枚齿轮都在转动,这台机器就能产生出超越本身的能量。两支队伍打的胶着而精彩,甚至有的学生都喊哑了嗓子。

  太阳一点点沉下去,球场的灯光亮起,八班二十一比十六领先五班,中场休息五分钟。

  水和毛巾早就已经备好了,马辉像是英雄一样被班里同学簇拥在中间,没有人嫌弃他满身是汗,他的脸上挂着笑容,似乎刚刚的半场不过是热身运动,他还是精力充沛,无所畏惧。

  但是朱宸敏是清楚的,马辉的体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他打完全场,甚至这个球场上根本不存在可以打完全场的球员,五班和八班的主力都已经或多或少得到了休息,只有马辉一直在打。

  而且看这个势头,他还打算继续打下去。

  这是根本不现实的事情,马辉作为整支球队的核心,体力消耗无疑是全场最大的,能坚持下来两节已经可以说是奇迹,第三节的休息几乎可以说是必须的。

  朱宸敏犹豫着要不要说出这件事。

  这时候马辉朝朱宸敏这边走来。朱宸敏知道他是冲着阿水来的。

  “你看,我说吧,打他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马辉笑着对阿水说。

  阿水扬起脸看马辉,“你不需要休息吗?”

  马辉大手一挥,“不用,根本不费力气。”

  “不行的,你打不下来的。”

  话一出口朱宸敏就知道不对,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这句话,他的声带自作主张的摩擦发出了这些声调,他想要解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马辉的眼睛危险的眯起。

  “打不下来?谁给你说我打不下来的?”马辉的声调里透着不悦,“你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以为别人也做不到,好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还想用你那深厚的文学功底把这句话解释出花来吗?“

  “只是按照战术,你也应该……”

  “战术归战术,现在归现在,这是两码事。“

  马辉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朱宸敏的话,然后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你不就是想借这个机会上场吗?省省吧,就算是上场了也只是丢人。你还是比较适合握着你的笔去写你那写阴沉沉的故事。“

  “马辉!”说话的是阿水。

  “哈哈哈,不好意思戳到他的痛处了,”马辉没有看阿水,只是冲着朱宸敏恶意的笑,“不好意思啊大作家,如果你在意的话我向你道歉好不好——只是算我求求你,千万不要上场好不好?”

  “马辉!你!”

  “休息结束,双方球员,准备上场。”

  裁判没有让阿水把话说完。马辉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狠狠瞪了一眼朱宸敏,然后扬长而去。留下周围窃窃私语的人群,和低垂着脑袋的朱宸敏。

  阿水凑到他身边,“朱宸敏,你……”

  朱宸敏没有说话,他推开阿水,捡起场边的球,走到一边默默的运球。他的运球依旧笨拙,而就在离他不到十米的地方,正有一群球员为所有献上一场精彩的比赛,欢呼不断,掌声不息,只是这些都和他没有关系,哪怕他身上穿着球服,也和他没有关系。

  朱宸敏知道马辉一直瞧不起自己,他喜欢写小说,马辉说这是阴沉沉的事情,他喜欢跑步,马辉说这种事无聊至极。在马辉和他的朋友眼中,朱宸敏就是一个孱弱不堪的书呆子,他们嘲笑讥讽这种人,朱宸敏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所以原本这次能参加班赛,朱宸敏本来是很开心的,他觉得终于有机会可以和马辉把话说清楚,可以解开一些误会,可是这些终究不过是他的幻想——他根本打不上球,马辉的战术计划中根本就没有出现他的名字,他不过是被所有戏弄,为所有人跑腿的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朱宸敏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什么东西烧起来了,并不是单纯的愤怒,也不是单纯的怨恨,更不是所谓的表现欲,而是更加深层更加复杂的东西。

  朱宸敏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然后他抬眼看了眼记分板,八班二十三比二十七落后五班,第三节结束。

  这种事情完全在意料之中,马辉已经没有体力了,他的防守不再稳固,他的进攻也不再锐利,八班的体系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穿,五班人的欢呼声甚至已经盖过了一切私语声。

  朱宸敏看到了阿水铁青的脸,他觉得自己胸口的那团东西烧的更猛烈了。

  于是他走向下场休息的马辉。

  “我要上场,“他对马辉说。

  马辉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你?要你上场有什么用?“

  “进球。“

  “笑话,“马辉嗤笑,”哪凉快哪呆着去。“

  说完他又喝了一口水。他整个人已经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朱宸敏知道他的体力已经透支到了无法再透支的地步。没有体力意味着动作变形,动作变形不但意味着不再精准,更意味着危险。

  第四节很快开始,五班连进两球,分差扩大到八分,然后这时候意外如约而至。

  马辉的在抢篮板落地的时候脚几乎弯折成了九十度,他几乎是立刻倒在了地上,脸色苍白,额头上沁出的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冷汗,八班换人。

  然后朱宸敏拦住了那个准备上场的球员。

  “让我上。“他直直的盯着那个球员的眼睛,那个球员似乎被吓到了,她从没有见过朱宸敏这个样子。

  “不要管那个傻逼,”马辉在一旁大喊,“你上你的,别管他。”

  朱宸敏没有理会马辉,他直直的盯着眼前的队友,“如果让你上,你能赢吗?”

  队友没有说话。

  “那就让我上,”朱宸敏一字一句,“我能赢。”

  然后朱宸敏踏上了篮球场,他承受着所有人的注视,因为大家都看到了他和马修的冲突。他又开始紧张了,肌肉开始僵硬,心跳开始加速。

  于是他再一次深呼吸,幸运的是这一次奏效了,他看了一眼阿水的方向,发现阿水也在看他。

  “你们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朱宸敏对自己的队友说,“把球传给我。”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质疑,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个人震慑的说不出话,他们从未见到过这样的朱宸敏。

  但是他们还是选择了依靠朱宸敏,他们总是需要人来依靠,至于这个人是马辉还是朱宸敏其实无关紧要。

  比赛开始,还有八分钟。

  八班拿到球,球传到朱宸敏的手上,朱宸敏试图突破,毫无意外的被防守队员断掉,周遭观众齐齐哄笑,五班持球,一轮快攻,分差扩大到十分。

  八班的观众席上已经响起了私语声,他们在议论些什么朱宸敏听不清楚也不想听清楚。“把球给我,”他对队友说,“相信我,我能赢。”

  八班再一次持球,阵地战压到三分线外,球传到朱宸敏的手中,在球到手的那一刻,朱宸敏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起跳,出手,然后就是篮球穿过篮网那好听的“唰”的一声。

  “三分,二十六比三十三。”裁判对记分员说。

  朱宸敏长长的出气,然后他听到自己身后迟迟爆发出的欢呼声,他试图在里面辨别出阿水的声音,但是并没有。是啊,只是这样还是不够的,朱宸敏想,赢下比赛,要赢下比赛才行。

  还有六分钟,五班进攻。

  尽管五班连带替补一共十人,但是打到这种时候体力也差不多都已经见底,就算他们的队长一直高声叫喊着强度强度,但是谁都看出来这时候的五班已经是强弩之末,而八班这边因为之前一直围绕着马辉在打,反而其他球员体力消耗不大,此消彼长,五班的几轮进攻被守下,八班连着数次还以颜色,分差一度被缩小到了三分。

  朱宸敏的身上开始出汗,他感到自己的每一寸血管都在燃烧,他想要赢,他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这样的事情,就像是古代的骑士屠杀巨龙后把龙鳞献给自己的意中人,此刻他的胸口鼓动着就是这样原始古老的冲动。

  然后就是这么一分神的当口,五班的队长已经从他的身侧一步迈过,他的面前时一片坦途,一切和开场时时如此相似,他高高跃起,身体像是一张开满的弓,然后他挥动手臂,把那颗不听话的篮球狠狠的灌入篮筐。

  “啊!!”

  五班的队长像是一头野兽一样嘶吼,他的额头上青筋暴起,五班一侧像是应和一样爆发出欢呼。

  “还有两分钟!”计时员大声说。

  “每隔十秒报一次数。”裁判员示意计时员。

  八班开球。

  “一分五十。”

  控球后卫带球压到禁区前。

  “一分四十。”

  球传到朱宸敏的手中,五班队长立刻跟上。

  “一分三十。”

  朱宸敏晃开五班队长,球出手,球进,三十二比三十五,五班开球。

  “一分二十。“

  “一分十秒。“

  五班压到八班禁区前,他们并不着急,只要再拖延一分钟他们就赢了。

  “一分钟。“

  球给到五班队长手中,和他对位的是朱宸敏。

  “五十秒。“

  “四十秒。“

  五班队长传球,他们依旧在禁区外徘徊,他们想要拖延时间。

  “三十秒。“

  八班队员突然出手,断球,快攻,五班迅速回防,朱宸敏伸手要球。

  “二十秒。”

  球几经周转给到朱宸敏的手中。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已经不存任何杂念,他要投进这个球,然后赢下比赛,就像是每一部小说,每一场电影一样,在最后的最后总会是一个充满希望的结局不是吗?

  “十秒。“

  朱宸敏完全不紧张,他的肌肉有力,动作协调,他抬手,然后晃过跳起的五班班长,球出手。

  “当!“

  “比赛结束!“

 

  众人簇拥着马辉去了医院,即使输了球,他依旧得到了英雄一样的对待,这并不稀奇,他为所有人献上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优美,流畅,富有观赏性。

  在他如同太阳一样的光芒下,朱宸敏那种挣扎着翻滚着死皮赖脸不愿意输球的打法更加显得丑陋不堪,他们说朱宸敏输不起。

  他们没说错,朱宸敏是输不起。

  “别伤心了,“阿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朱宸敏面前,”你已经,很尽力了。“

  朱宸敏不说话。

  “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阿水一向口齿伶俐,可是在这种时候却也只能来来回回说着这几句话,“就,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的嘛。”

  朱宸敏还是不说话。

  “不如,不如吃一根棒棒糖吧,”阿水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她去摸自己的背包,“我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吃,吃了以后……”

  朱宸敏唰的一下站起身,他的头上盖着毛巾,阿水看不清他的表情。

  然后他推开阿水,一个人走了。阿水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她出声唤朱宸敏的名字,可是他不答,球场的灯光把一个少年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长到像是一把尖刀,杀死了一个少年胸中的什么东西——至于那是什么,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阿水再也没有见过朱宸敏打过篮球。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