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岛修治

写东西的

平安夜

文/讲诚信
感谢@FunghiPrince 呕心沥血帮我排版..
祝大家圣诞快乐啦!
——————————

“礼物?”
阿尔托莉雅愣了一下,侧过脸朝我这边看来。
“是啊,就,马上圣诞节了嘛。”
我伸出手摸了摸鼻头,似乎这样可以让自己的笑容不那么尴尬。
“如果是阿尔托莉雅的话,收到什么会比较开心呢?“
阿尔托莉雅上下看了看我,然后埋下头继续把苹果装进准备好的礼盒里面。
“达芬奇不是给所有人都准备了礼物吗?“
“这个……”
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而阿尔托莉雅似乎也觉察出我的窘迫。
“这个姑且不说,御主为什么要来问我这个问题呢?”
“可能是觉得同是王的你的意见比较有参考价值吧。”
“同是王。”阿尔托莉雅眉头微微一扬,但是她没有追问下去,她停下手中的活,微微沉思了一会儿。
“如果是我的话,可能只要是红色archer做出的食物都会喜欢吧。”她说。
我知道阿尔托莉雅是认真的,她的性格里并不具备开玩笑的部分,对于信赖的御主的提问她必然会深思熟虑后给出自己肯定的答案。
然而越是如此我就越是绝望。
“姑且算是建设性的建议吧。”我苦笑着摆手道。

如果不是罗曼医生提醒,可能大家都不会意识到今天是平安夜。
“特异点也已经修正了六个了,第七个又还没有确定,这种时候放松一下总没什么的。”粉色头发的男人笑着说,“总紧绷着弦也不是件好事。”
第一个表示赞同的是达芬奇,她对这件事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并且立刻包揽了所有的圣诞节筹备任务,从装饰到礼物,还有许多琐碎的事情,她甚至在每个人的床头都挂上了袜子,也不知该说是细心还是多此一举。
不过也多亏了她,迦勒底在我的记忆中第一次显出热闹的模样,几乎每个人都被分配到了工作,大家也都乐于在任务之余做些有趣的事情:卫宫众望所归的留在厨房,阿拉什忙前忙后跑断了腿,酒吞和源赖光为了金时大打出手——毕竟争执是无法避免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所有人都很好,似乎全世界只有我在为某件事烦恼。
礼物啊。
我并非是没有相关的经验,事实上,在来到迦勒底之前我经常和朋友交换礼物,但是在我的印象之中,自己从来没有因为某一件礼物烦恼成现在这个模样。
不知所措,患得患失,焦头烂额。
我对于自己的境况有相当的自觉,我知道自己大抵是喜欢上那个人了,这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她本就如太阳一样耀眼夺目,而我可能不过是被她温暖吸引的千万人中的一员罢了。
我深深的吸气,然后吐出。
窗外在下雪,风把雪花卷起,飘散成不同的形状。
我想要表达自己的心意,我想要让她知道我喜欢她。我并未奢求她会对此做出什么回应,我想这不过是对于自己感情的负责,尽管它很是如此的渺小甚至于无力,但是它现下正确切地在我的胸腔之中跃动,这就已经是最好的理由了。
“哟,小子,”
我仰起头,冲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伊斯坎达尔。”
征服王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胸前印着世界的版图,这件衣服是达芬奇送给他的礼物,看样子是被他提前拆开了。
“怎么低着头走路,我的御主可不能是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啊!”
他那有如狮子一样的脸上挂着笑容。他永远是这副可靠的样子。
“我在想礼物的事情。”我说
“礼物?”
“礼物。”
“礼物的话,当然是整个世界!”
伊斯坎达尔狠狠的一挥手臂,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大嗓门,我甚至怀疑在迦勒底另外一头都听得到他的声音。
“征服一切,统治一切,这才是男人应该追求的东西!“
“嘘!你的声音太大了!“
“啊?是吗?”征服王怔了一下,连着他高举的手臂也僵在空中,显出几分滑稽。
“是啊,孔明先生应该告诉过你说话不要那么大声吧?”
“切,那个小子。”
伊斯坎达尔的脸上现出几分讪讪,但他还是压低了声音。
“送小姑娘礼物的话,问我可没有什么用哦。”伊斯坎达尔一边说着一边爬下梯子,他的任务是在走廊的两侧黏上圣诞铃铛。
“看你这个样子,应该问过不少人了吧?”
“是啊,亚瑟王,英雄王,法老王。”
“结果如何?”
“不如何。”我撇了撇嘴。
“金色的那个说自己根本就不需要礼物,‘全世界的宝物都在本王的宝库里面,根本没有什么能让本王愉悦!’,然后一边说着一边展开了宝库,差点把仓库炸了。”
“哦~真是有英雄王性格的回答啊。另一个金色的呢?”
“‘对余来说,最好的礼物就是你注视着余!好好看着余的光辉吧!’,这样。”
伊斯坎达尔咧嘴笑了,他笑的太过用力,以至于险些从梯子上摔下来。
“你小心些!”
征服王笑着摆手,“没事没事,不得不说小子你很有模仿人的天赋啊!”
“这样的天赋不要也罢了。”我闷闷不乐。
“你也没必要生气,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问出来嘛。”
伊斯坎达尔一边说着一遍把圣诞铃铛黏在走廊一侧,他宽厚坚实的手掌出乎意料的灵巧。
“送喜欢的女人礼物,当然要靠你自己去想啊,这也是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啊。”
“就是想不出才会去问的嘛……“我嘟哝道。
“连自己的女人想要什么都不知道,那小子你还是不要送这份礼物了。“伊斯坎达尔觑了我一眼,然后爬下梯子,他把梯子搬到了下一个地方。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试图为自己申辩。
“王是什么都不缺的,但是女人不一样。“征服王打断了我的话,讲到这里他顿了一顿,然后冲我咧开嘴,
“如果你再问一遍那个问题的话,我会说自己想要一副新的马鞍。“

我想伊斯坎达尔是对的,他总是对的,这个男人征服统治了无数的国家,他的智慧并不是我这样一个小毛孩可以指谪的。
同样为王的他很清楚我在烦恼什么,因为他们一样见识过一切,拥有过一切,我思虑所及,不过都是些他们司空见惯的东西。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餐厅的桌上已经有了零星的晚餐,莫德雷德站在一旁负责看守,她的敌人大抵只有一个。
我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晚餐结束后是达芬奇组织的派对,这种大规模的活动持续一晚上都不稀奇。
于是我应该怎么办?就这样算了吗?
“御主?”
是迦尔纳的声音。
我仰起脸,眼见迦尔纳抱着一个纸箱子,站在我的身边。
“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他轻轻的说。
“我……烦躁。”
“……“
短暂的沉默。
“迦尔纳,“
“嗯?“
“如果让你给你喜欢的女孩子送一件礼物,你会送什么?“
迦尔纳歪了歪头,似乎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可是我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所以说是如果。“
“如果啊……“迦尔纳垂下眼微微沉思,然后又看向我。
“盔甲吧。“
“盔甲?“
“希望她能保护自己。“
说这话的时候迦尔纳很认真,那副洁白的面孔显出确切的真诚。
“的确是有你风格的浪漫啊。“我笑着叹气,然后站起身来,迦尔纳一脸不解的看向我。
“谢谢你啊,迦尔纳。“

那些信被我藏在枕头下面——不,与其说是信,倒不如说是一厢情愿的情书更为贴切。
最初的一封是什么时候写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大抵可以追溯到从罗马回到迦勒底的当口吧。也只有在眼下这种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已经喜欢她这么久了,只是过去的那些种种,并肩作战也好,嬉笑怒骂也罢,一切似乎都发生在昨天。原来时间真的会随着人的感受而变化吗?这么说的话,爱因斯坦还真的是浪漫的家伙啊。
信有很多,几乎已经塞满了盒子,照这个趋势下去的话,只怕要不了多久就要换一个更大的盒子了吧。
我看着眼前的那些信封,它们都被小心的封好,这我再清楚不过。因为打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把它们分享出去。我已经记不清我在这些信纸上写下过多少个“我喜欢你“,那实在是庞大的数额,就算是想要记住也无从记起。
她会喜欢这份礼物吗?收到我这样的家伙的情书她真的会开心吗?
我不知道。
“御主!“
自动门打开的声音。
我几乎是本能地把盒子藏在了身后,然后尼禄就出现在了我的身前。她穿着自己做给自己的那身白色的嫁衣,头上带着绿色的圣诞帽。
她冲我微笑,那笑容是如此的耀眼,几乎让我张不开眼睛。
“这个时代的科技还真是方便啊!”
尼禄一边笑着一边递过一个盒子,盒子上打着一个笨拙的蝴蝶结。
我伸出手接过,“这是什么?“
“这还用问吗?圣诞礼物啊!“
尼禄的语气中透着得意,似乎对自己的礼物有十足的自信。
“我能拆吗?“
“没问题。”
于是我拆开包装,盒子里是一个u盘。
“要插到那个机器里面。”尼禄指着我书桌上的电脑。
我打开电脑然后插入u盘,里面只有一个音频文件。
“欸,立香,这些是什么?”
我回过头,却见到尼禄手里正拿着一封信。
“别动!”我大叫出声。
尼禄愣了一愣,然后撇了撇嘴,把信放回了铁盒“什么嘛,神神秘秘的。“
“不是神神秘秘,这个……“
我走到尼禄的身边,她似乎有些不愉快。
我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是给你的礼物。“
脱口而出。
尼禄又愣了一下,“给我?礼物?“
我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我感到血液在我大脑中喧嚣翻滚,耳朵里想着不知从哪里来的声音,甚至连喉咙都变得干燥。
我轻轻的点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我垂下眼不敢去看尼禄,我担心她的脸上出现惊慌甚至厌恶的神色。我很害怕,害怕到想要离开这间房间。
“我能拆开吗?”
是尼禄的声音。
我猛地仰起脸。
然后我看到尼禄眼中满溢的喜悦,是如此的灿烂夺目,甚至掩盖了她本身的光芒。
“我可以拆开它吗?”尼禄直视着我的眼睛,再一次问道。
这或许是一场美梦吧,是在狂欢之后醉酒的我做的一场梦吧——但是这样就好,这样就足够了,如果这是梦境,请不要让我醒来。
于是我狠狠地点头。
“好。”


END

评论

热度(11)